所以陈鸢才雕刻石像给他们做为依存的根本,到时便能一起离开。
    最后一点做完,殷玄陵也如愿化作中年时那副相貌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儒雅。
    “六代祖师年轻时候竟是这般模样?”
    “当真贵气,也有儒雅之气,果然人中龙凤。”
    “少拍马屁……哎,真君,咱们什么时候出去看看?”
    “别催别催,马上就走。”
    陈鸢让一干人先将道观前的狼藉收拾一番,他回到里面将自己整理整理,在众人催促的话语施施然出来时,已换了身贴近现在这个世道的衣服,牛仔裤配白衬衣,长长的青丝也在障眼法下变成了一头短发,一撮刘海堪堪搭在眉宇间。
    这正是陈鸢当初没穿越前最喜欢的穿搭,简单而舒适,不过已经有不知多少年没这样穿了,反而有些不习惯。
    看到众人愣住的表情,陈鸢一挥手,驾起一缕清风唰的越过了他们。
    “走啊,还愣着干什么?!”
    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纷纷施法,乌拉拉一拥而上,跟在后头冲向冰窟出口。
    “真君等等我们?!”
    “哎哟哟,谁撞的我——”
    “袍子袍子,我新变出来的袍子!”“哪个傻逼受不住法力,哎哟的我腰……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绚丽的弧光蔓延天际。
    冰山下闹哄哄的一片,嘭的声响里,飞去天空的陈鸢回过头,爆开的无数冰渣之中,胖道人使劲踏着脚下的风,一手死死拉着裤腰带,徒弟孙迎仙拽着他裤脚,呜哇哇的半空挣扎乱叫。
    师父殷玄陵骑在一把变大的蒲扇上面,老神在在的盘着腿,陡然睁开眼来,却是迷糊一片,然后连人带蒲扇一起栽去了海里。
    一道白影横空而起,化作长长的身影一头扎进海面,硕大的龙首顶着口鼻喷水的老人,推开一道道波浪飞速前行。
    巧儿抱着韩幼娘青丝飞舞,衣袍翻飞,英姿飒爽的站在一柄仙剑飞过那绚丽的弧光;黄韶连带几个修道同伴将一块巨冰丢进海里,纷纷跳了上去,招呼其他没有道友一起上来,施出刮风的法术,推着浮冰驮着他们跟在蛟龙后面。
    虞飞鸿拉着师妹或者说妻子的手,将一片海鸥的羽毛化作小舟,夫妻俩站在船头耳鬓厮磨,窃窃说笑;云龙云贺扎进水中,片刻冲出水面,身下是各自骑了一头大鱼在海面驰骋大呼小叫;青虚飞鹤也不甘示弱,不过还是请了天师张双白一起,用黄纸折出三只纸鹤,驾鹤而起飞上蓝天。
    这片温馨的喧闹里,一群哄笑叫骂的修道中人,他们曾经或许穷凶极恶……也或许抛头颅洒热血,甚至站在天下的巅峰过。
    不过,现在更是一群有温暖、说着脏话、豪爽,更真实的人了。
    丝丝云絮飘过,陈鸢回头朝后面一道道跟来的同道中人喊了声:“诸位,看谁先到那蛮夷之地。”
    随后化作一道流光,在天际化作星点轻轻眨了眨。
    (全书完)

章节目录

灵显真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一语破春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语破春风并收藏灵显真君最新章节